• <tr id="64ays"><bdo id="64ays"></bdo></tr>
    <s id="64ays"></s>
    <source id="64ays"><bdo id="64ays"></bdo></source>
  • <source id="64ays"><bdo id="64ays"></bdo></source>
  • <kbd id="64ays"></kbd>
  • <s id="64ays"></s>
  • <option id="64ays"><bdo id="64ays"></bdo></option>
    • 李勝洪
    • 李勝洪書法作品集
    • 央視拍攝李勝洪書法創作過程
    • 在“我本楚狂人”書法展覽開幕式上
    • 在法國接受文化交流獎頒獎
    • 在韓國陪同韓國副總統參觀書法展覽
    • 在湖南簡牘博物館
    • 在中韓藝術界高層學術論壇上
    • 中國書法院講課

    來源:華夏時報

    采訪人:華夏時報記者

    李勝洪簡介:

    李勝洪號坌翁、養心堂主人。湖北人。畢業于湖北藝術學院。現為中國書協會員、海南省書協副主席、美國蘭亭筆會顧問、海南省委辦公廳干部。任中國書法院副院長、中國藝術研究院碩士生導師、全國刻字藝術展評委、國家一級美術師,文化部群星獎及全國刻字藝術作品展評委。曾經擔任法國、澳門等國際視覺藝術展特邀評審委員。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發表書法作品。其作品追求厚重的筆墨文化傳統與現代審美取向之間的有機融合,以豐富多姿而飄逸雋永的藝術表現而在當代書壇獨樹一幟。作品作為國禮或被海內外各機構、博物館、名人等收藏。

    《華夏時報》:這次有政協委員提出在中小學開設書法課,您怎么看?具體是怎么回事?

    李勝洪:全國政協委員吳為山先生是中國雕塑院院長、當代著名的雕塑家,也是我很欽佩的一位藝術家朋友。他有很多了不起的雕塑作品。他喜歡書法、字也寫得很好。平時我們喜歡談論一些關于書法方面的問題,他對書法有很強的興趣與責任心;而我雖然不能與會,但是強烈希望有人在今年“兩會”上再次發出聲音、為中國書法事業鼓與呼。于是我們從去年開始,為最后形成“在中小學開設書法課”的提案做了非常充足的資料準備。吳為山委員這次不負眾望、在“兩會”上遞交了提案,向全社會發出關于“在全國中小學開設書法課”的呼吁,產生了很大的社會影響,對中國書法的傳承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我們應該感謝他為書法而做出的努力。

    《華夏時報》:在2009年的時候,中國書法成功了申請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申遺成功之后,和之前相比,中國書法有沒有一些變化?

    李勝洪:我覺得有很多改變,主要是書法的社會氛圍有了變化。其中最大的、顯而易見的改變,就是各個階層對書法藝術的熱情高了很多,社會上有了更多重視中小學書法教育、保護書法遺存的共識,很多媒體加大了對書法的關注度,也有越來越多的年青人學習、研究書法。歷年來報考我研究生的人數是逐年上升,由此也可見一斑。

    《華夏時報》:除了喜悅,是否也有一些讓您感覺擔憂的東西?

    李勝洪:書法雖然表面上看來很繁榮、熱鬧,也存在著危機或瀕危現象。比如我們雖然還在使用漢字,但我們是通過電腦、發短信這種方式,沒有書寫、或者說幾乎沒有什么需要書寫了。而書法與漢字的書寫是息息相關的,要通過書寫才能學習、欣賞書法藝術,才能夠使我們的傳統文化延續下去。現在越來越多的人感到提筆忘字,感到越來越不會寫字了。所以我希望開展一場“寫字運動”,因為在這個書寫的過程中間,你才能夠更深地去感受中華民族的那種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你才能夠接上那個氣韻、文脈,一個民族才能夠不斷向前發展。這不僅僅是關系到書法藝術,而是關系到中華文化的傳承、延續。這一點其實非常重要,只不過我們容易忽視罷了。硬件方面的東西,比如說蓋房子、修路、架橋,只要有錢就可以做、很容易,推倒了還可以重來。唯獨這個文化的東西,和中華民族精神文化“根”這個東西,一旦斷掉、就永遠斷了。

    《華夏時報》:當時怎么考慮到說我們要做書法申遺這樣一個工作?《華夏時報》:當時怎么考慮到說我們要做書法申遺這樣一個工作?

    李勝洪:這個事兒是中國書法院從2005年開始先做起來,后來和中國書法家協會一起聯手、直到最后成功。最初的起因,就是中國書法院作為一個國家級的書法研究、教學、創作的專業機構具有的一種歷史責任感:我們必須得關注、研究,去全力做好這個事情。第二,書法是中華民族歷史悠久、非常燦爛的一個傳統藝術,我們如何才能去保護、傳承、發揚它?也正是由于這種責任感,我們了解到聯合國有這么一個動議,就是通過確立“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這樣一種方式,促進各國政府、人民保護好這些歷史悠久的、輝煌燦爛的、具有獨特的文化價值的東西。因為文化遺產一旦瀕危或滅絕,則我們將永遠失去這些東西,而這必然會最終損害人類自身的發展。我們從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了解到,我們國家在此之前申報成功“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的只有昆曲、中國古琴藝術等少數幾個項目。那么我們就聯想到中國書法可以嗎?后來我們就開會研究、做了很多前期工作,也就是論證書法申遺的必要性、可能性,還有操作的可行性等,覺得我們必須擔負起這個歷史責任。

    《華夏時報》:中國書法為什么要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

    李勝洪:因為這關系到文化生態的問題。自然界的生態需要保護,文化生態也需要保護,這是同一個道理。我們為什么要保護大熊貓呢?從短期、從眼前來看,熊貓跟人并沒有什么關系呀。但是從長遠看,從大的方面來看,它的瀕危、滅亡最終必定要危害到人類本身。為什么?它滅亡了就說明整個自然界生物鏈發生變化、遭到破壞。人也是自然界的一個高級動物,實際上就是高級的猴子,最后玩完了就是人類自己。所以人類得保護大熊貓,包括珍稀植物、動物也要保護。包括水也是一樣,因為地球水的總量只有那么多,你無限去浪費的話,這個地球上最后的一滴水只能是人類的眼淚,恐怕到時候哭都哭不出來了。它雖然是很形象、很有哲理的一個說法,但是道理就是如此。中國書法是一種歷史悠久的獨特的民族文化,如果你把這些優秀的文化傳統都丟掉了,比如說把中醫藥、武術、方言、昆曲、古代漢語和古文字等都丟掉了,短時間來看它都好像沒有什么用,對社會的現代化來講好像沒有什么損失,但是這種文化的積淀、傳承必然地關系到國家、民族的發展。從根本上看,文化的厚度才是社會發展決定性的因素。所以簡單說,中國書法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為了保護文化生態的多樣性。

    《華夏時報》:所以書法還是要保護?

    李勝洪:對,一定要加強保護、傳承,還要發揚光大。這是我們華夏子孫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傳承、保護中國書法藝術,不僅僅是國家、政府對聯合國的莊嚴承諾,也是在保護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生態和發展空間。

    《華夏時報》:您剛才也說,申遺也是考慮到為了更好的保護書法,現在書法的一個狀況是怎么樣的?

    李勝洪:書法在當代的發展狀況總的來說,是顯現出了空前“繁榮”的一種景象。特別是文化大革命結束以來,持續的書法熱一直到今天。這體現了書法作為中華文化的代表性符號之一的頑強生命力,還有永恒的藝術魅力。但是有幾個方面的問題我們必須看到。首先從社會來看,書法的社會氛圍已經不可能回歸到傳統社會,受到那樣一種超乎尋常的重視。其次,當今文字書寫的工具有了比毛筆、鋼筆更加便捷的替代,現在人們書寫越來越少,這種越來越遠離書寫的情況對書法來說是一個嚴重的危機。第三,書法和其他藝術一樣受到金錢的巨大誘惑,市場混亂、客觀的藝術評價缺失,都是當今存在的主要問題。在整個社會都浮躁的影響下,各種頭銜的“書法家”、“書法大師”滿天飛,極其低俗的毛筆字可以炒作、拍賣出天價,而真正的書法藝術和書法家越來越少。

    《華夏時報》:中國書畫市場,包括像《砥柱銘》、《平安帖》,先后拍出了數億元,您怎么看?

    李勝洪:你說的那些,的確都拍出了驚人的天價。且不說藝術品的真偽以及其他,我認為這種拍賣對書法有好處、也有不好的一面。所謂好處,就是充分體現了市場對書法藝術品的一個價值認同。通過這個價值的攀升,市場的這個引導,當然會吸引更多的人對書法市場的一個關注,對當代書法家創作狀態的一個關注,從全社會面來看對書法多一些學習、欣賞和收藏。這對書法藝術的傳承,都會起到一些積極作用。這是個很簡單的道理。不好的一面,是會強化急功近利的社會心態,使本來就浮躁的心態更加浮躁,自己都找不到自己。我不知道這拍賣的背后還有些什么,只是感到這種拍賣的效應好像是一把雙刃劍。

    《華夏時報》:從細節方面來說,在書法申遺之后,我們需要做哪些工作來更好的保護書法藝術?

    李勝洪:第一,還是要加強對書法的宣傳。不要覺得它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東西,不要覺得它只是一個技術層面的東西。要把它當做是中國傳統文化的一個核心、一個代表?全社會還要加大對書法的宣傳力度。第二,書法的市場要規范。我們現在的藝術品市場是非常亂的,書法的市場更亂。有些人其實也不會寫字、更不懂得書法,但是他的字賣得特別高,為什么?因為市場不規范,沒有衡量藝術品優劣高下的尺度;有錢無知的人太多了,誰的名頭大,誰會吆喝,就會有大把大把的銀子。第三,要有正常的藝術批評。現在的藝術評論家已經被金錢綁架了,幾乎見不到真正的藝術批評。第四,要培養真正獻身書法的藝術家。現在真正受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而獻身藝術的書法家也越來越少了,大家滿腦子里想的都是錢。這樣的情況,對書法藝術的傳承、發展來說是極為不利的。

    當然,面臨和解決這些問題,也不是一個人的事兒,但是作為中國書法傳承與保護的責任單位之一,我們中國書法院必須要想這個事兒,要說這個話,要努力推動書法藝術的繁榮與發展。這是一種責任。但是從歷史角度來看,我們也是一批過客,我們要盡到歷史責任,還要使中國的書法事業后繼有人。

    說到底,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是中國書法藝術的傳承、保護者,應該將書法藝術一代一代地傳下去。我們任重而道遠。

    免费一级特黄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