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 id="7nzbj"></del>

          <font id="7nzbj"><span id="7nzbj"></span></font>

          <ins id="7nzbj"></ins>

          <ins id="7nzbj"></ins><b id="7nzbj"><track id="7nzbj"><cite id="7nzbj"></cite></track></b>

            <b id="7nzbj"></b>
            首頁 新聞 作品 視頻 人才 詩詞 展賽 經紀人 藝術家 搜索 論壇 展廳 商城 博客 網址 分站 繁體

            22
            2014.03.29

            堅持入古 精益求精

            采訪人:徐思寒
                時下社會,人欲橫流,鬧得許多人心神不定,成天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丟了魂似的。這種情況,很自然地波及到了咱們書法界。學書者心態浮躁,急功近利,或可收短期之效,但終非長久之計。學書者不僅需要練宇,更需要練心。如何調整好心態,是目前我們所面臨的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張榮慶簡介

              張榮慶,1938年生,河北安國人。曾任中國書協研究部主任、學術委員會秘書長、教育委員會委員以及中華海外聯誼會二屆理事、中國美術館專家委員會委員等。現為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清華美院客座教授。組織策劃二至五屆全國書學討論會等多次重大書法學術活動。潛心于古代書史書論研究兼及書法評論等,有文集《退樓叢稿》行世。學書堅持入古,主宗“二王”,以楷書及行草見長。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重大書展。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連獲三次全國展大獎。在中國美術館辦過兩次個展。有作品集出版。帶出或影響了諸如呂章申、王家新、陳洪武、苗培紅、劉洪彪、楊明臣、張旭光、王學嶺、李有來、龍開勝等一大批中青年書家,他們大多已成為當代書壇中堅。發起倡導每年農歷三月三舉行之“上巳雅集”(已辦九次),業已成為書界眾所矚目一大亮點。平時好讀書,置書逾萬冊,2002年被評為北京市家庭藏書明星。

            柴靜采訪

            書法創作中

            訪談實錄

            徐:您是一位聞名遐邇的書法家,對年輕一代的書法家和愛好者來說,您覺得應當具備何種素質?

            張:中國自古以來,書法家的成才條件是多方面的,并非單純寫字所能奏效。中國古時候,判定某一位歷史學家是否合格,常以“才、學、識、德”這四項衡之。這也完全可以用來衡量書法家。“才”、“德”姑且不論。“學”、“識”都是可以通過后天的努力實現的。“學”即學有所長、精益求精。“識”,即對所從事的專業(學科),要有很高的見地。書法家需具備很高的書寫技能,這就是學有所專。但這還不夠。書法家還要有豐富的知識積累,很高深的藝術見解。書寫技能和學識修養,兩者互為表里,相輔相成,缺一不可。此外,書法家的成才,還有環境、機遇等諸多因素。
            書寫技能,是書法家的看家本領,非常重要。技能,即寫字的技法的修煉。中國書法時候以漢字為依托的一門獨特的藝術。欲表現漢字的美,書法的美,需依靠精熟的技法。古人在技法方面,給我們留下許多寶貴的財富,需要我們很好地來挖掘和繼承。

            徐:請先生具體地談談您掌握和理解的技法。

            張:創作一件作品,大筆一揮,瞬時完成,書家的技法本領全貫注進去了。所以技法是一個 整體的概念。分開來說,我以為技法的體現,不外乎結字、用筆、用墨、布局這四大塊。
            先說結字,中國的漢字,是方塊字,有其本身蝕特的結構美。結字方式都有一定規律。字形,觀照古人的辦法,我覺得基本上還是方整平正為好。在方塊里面作文章,把點畫的相互位置處理妥當,使之均衡穩定。結字雖有一定規律,但也不必死守而不敢越雷池一步,這就需要研究。方整字形,有時是可以打破的。書法作品,還允許使用一些常見的異體字,好多字都有異體字,這就需要平時積累。王右軍書《蘭亭序》,二十幾個“之”字,字字不同,就是很好的先例。學書者必須具備很強的結字能力,我以為這也是一個大關口,過不去,登堂入室便無從談起。
            次說用筆。古代書家,極重用筆有其深刻的道理。古人關于用筆的論述縱然不少,但由于時隔久遠?再加上有的說得很玄乎,不容易把握。倘從傳世墨跡中細細體察,追尋其起、行、收筆的軌跡,往往能有比較切實的收獲。起筆手法的多樣性,至為關鍵。用筆手法,即用鋒的手法或者方法。通常所謂萬圓、藏露、正側,皆指用鋒而言。這里面有著非常豐富的變化。如一橫,下筆如用藏鋒,即欲右先左,端頭形態呈半圓狀,這就是所謂圓筆,辦法相對比較簡單;如用出鋒(露鋒)即所謂方筆,筆鋒下切的角度不同,便會呈現無限多的帶棱角的筆端形態。試觀“二王”一路經典之作就非常地道。用筆問題,我覺得特別重要,所以多說了一些,意在能夠引起青年學書朋友們的關注,希望加強這方面的意識。關于中鋒與側鋒。古人強調多用中鋒,線條便有厚度,有力度。但也用側鋒,多在使轉處。側鋒較之中鋒,相對用得要少,但用得好,會生靈動之致。 用筆還有個高度熟練的問題,熟練到如“庖丁解牛”那般游刃有余的境界,那就好了。用筆質量,跟所用工具即毛筆有直接關系,特別是寫帖的筆鋒不一定長,但鋒一定要尖,硬毫兼毫軟毫都可以用。我寫字多用狼毫或兼毫。
            關于用墨,也有不少學問。用墨有濃淡枯濕。清代的“濃墨宰相淡墨探花”,是說體仁閣大學士劉墉,善以濃墨作書,王文治則喜歡用淡墨。濕,就是墨重;枯,就是筆上墨少了,便會出現所謂“枯筆(也叫渴筆),講究帖而潤。干叉叉的,就沒味道了。米元章和董玄宰,都是

            善用枯筆的高手。
            通篇的整體經營,就是章法布局。創作一件作品,你要寫的每個字都是聽你調遣的“兵”,安排在合適的位置上,最后大家成一個互為依存的有機的整體。這種從總體上指揮調遣的能力,便是處理章法的水平。章法也叫形式,古人并非不注重形式,現代人對形式的看重,似乎還要加一個“更”字,這也可以說是發展吧。形式的多樣化,大有文章可做,我們還可以做些開拓性的探索。我寫字也比較注重形式。我還以為,書寫質量和形式,固然都重要,但是前者終究是第一位的。常常看到全國大展上一些形式上搞得不錯的作品,細看書寫質量不行。嚴格說,盡管已經入選甚至獲獎,也算下上成功的佳作。這個問題比較普遍。

            徐:您剛才一席話,都是實實在在的經驗之談,聽了很是過瘸。我也經常琢磨古人的經典之作,初看好像平平常常,但經得住推敲,越品越有味道,平正當中蘊含著極為豐富的變化。您的作品,我也比較注意,感覺跟古人有相通之處。在這方面,很想聽聽您的高見。

            張:您看古人的東西的那種感覺,可以說是很準確而又很到位的。至于說我學書,雖然主觀上是力追古人,但自知還很有差距,您過獎了。您所說,從古人的作品中看出了“平正當中蘊涵著極為豐富的變化”,這一點非常重要。變化,是包括書法藝術在內的一切藝術的生命。求變,是書法家的不二法門。一個人學書,從幼到老,要不斷地求變。一旦他不變了,結殼了,那便意味著他的書法也就到此為止了。
            在此,我還想談談寫字的心態問題。時下社會,人欲橫流,鬧得許多人心神不定,成天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丟了魂似的。這種情況,很自然地波及到了咱們書法界。學書者心態浮躁,急功近利,或可收短期之效,但終非長久之計。學書者不僅需要練宇,更需要練心。如何調整好心態,是目前我們所面臨的一個很現實的問題。
            我學書每觀前人墨跡,常常揣摩其作書時的心態,慢慢地體味出一種可以說千古不易的現象古人大抵以平常心寫平常字,似乎不像時下那些人那么熱衷于“作秀”,但其作品確是何等的出神入化!若不經意而百態橫生、神采奕奕,正所謂“優游不迫,沉著痛快”。干常心需要心靈的高度凈化,這種境界很難達到。干常字,看似平常,實則并不平常,這也是難以做到的。我的字,雖力學古人,但水平還差之太遠。何故?功力不足,此其一。其二是修養不夠,心態調整也不夠。但方向目標是明確的,慢慢來吧。

            徐:學書,取徑和取法,很重要。臨帖和讀帖,作為學書手段來講,更是一個很重要的具體入微的問題。先生的作品,一看就感覺到“二王”氣息撲面而來,但里面又還有許多別的東西,先生的簡淡清和的書風,影響了一批人。請談談您是怎樣向古人學習,怎樣臨帖、讀帖的?

            張:常言說:“條條大路通羅馬”。每個人學書的路子,師法的對象,即所謂取徑和取法不盡相同。但有一點應該相同,那就是要下大力氣學古人的經典之作。我這人很笨,好長時間瞎抹畫,不知道怎么學。我先是搞建筑設計,后轉出版社當編輯,一九八四年到中國書協,那時還寫得不好。一九八九年全國第四屆書展,獲得一個獎,同年十一月,稀里湖涂在中固美術館辦了一次個展,現在想來勇片氣下小,正可謂“無知者無畏”。居然還得到了不少同道的鼓勵。至此,才算入了點門道。那時,我已接近五十歲,現在許多年輕人聰明礙很,二三十歲就出了名,相形之下,我真是望塵莫及。

            生活照

            交流創作

            書法創作

            書法交流

            書法交流

            張榮慶現場創作

            作品欣賞

            張榮慶先生的書法,起止爽利純凈,使轉輕松婉暢,筆勢于險峻靈動中透出沉穩溫和的態度、神凝氣清的風情。體態清秀腴潤、俊俏巧麗。這與他自身的修養是分不開的。
            在這里以張榮慶先生曾經講的一個故事作為結尾,希望給廣大書友們以啟示,其略云:某父為人所害。某欲報殺父之仇,求教于師。師曰:“路邊有一柳樹,汝試拔之,何日拔倒,當示以法。”某遂日日拔之不輟,歷三載,果拔倒,歸告師。師拊掌曰:“汝仇可報矣!”某遇仇人,上前雙臂一箍,仇人即骨碎而死——蓋其功已成而不自知耳。

            專題 評論 訪談 電子書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廣告合作 | 招聘信息 | 付款方式 | 使用幫助 | 中國書法家協會

            書法網 以海量書法、篆刻、國畫信息為基礎,傾力打造中國書法第一門戶!
            郵箱地址:shufawang@126.com   資料郵箱:shufaziliao@126.com
            魯ICP備06004066號
            免费一级特黄大片